繁體

首页 / 新闻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学园地

文化

爷爷的战歌情
发布时间:2020-10-14 来源:大同公司 作者:赵承德

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!保和平,卫祖国,就是保家乡”这是中国人名志愿军的战歌。每当我听到这熟悉旋律,眼前就会浮现出爷爷坐在院子门前,嘴里叼着旱烟,哼着志愿军战歌的画面。那画面真切而清晰,却又恍如隔世。

1928年的一个夏夜,在大同市田村的一处院子里,我的爷爷降生了,他用震彻夜空的哭声宣告着自己的到来,祖奶奶说爷爷哭声洪亮,眉头紧锁,以后肯定是个不听话的“倔小子”。老人诚不我欺,爷爷从小调皮又倔强,由于不好好读书还经常打架,时常被先生用戒尺打手,但即使手心被打出血道,爷爷也不认错,还倔强的说到,是他们先打我,我没错。先生无奈,只得找到祖奶奶,告诉她爷爷不适合读书,但身体健壮,力大如牛,是个做武将的料。就这样,爷爷在祖奶奶的谩骂声和先生的叹息声中,度过了自己的童年。

爷爷16岁那年,村里的游医看中了爷爷,收他为徒,带着他四处行医问药,虽然枯燥劳累,但爷爷却不觉得辛苦,背诵草药,学着师傅的样子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是他最开心的时候。同年年底,在祖爷爷的安排下,爷爷迎娶了北村余家的二女儿,也就是我的奶奶。

婚后的第六个年头,爷爷举家搬到了市里,继续着行医问药的老本行,每天虽然循规蹈矩,却过着媳妇孩子热炕头的惬意生活。直到他在去病人家中,路过回回巷的时候,看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招募书的那一刻。

爷爷想要加入志愿军,为国出征,却遭到了祖爷爷祖奶奶和奶奶的一致反对,因为他是家里的独苗,老人害怕失去独子。而奶奶也担心他此次朝鲜之行会有去无回。倔强的爷爷不顾家里的反对,毅然决然的报了名,并顺利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,随同第二批大部队奔赴朝鲜战场。

据奶奶回忆,抗美援朝的三年里,奶奶最害怕听到的就是“电报来了”这四个字,因为这意味着家人已经战死沙场了。奶奶说,每当邮递员骑着绿色的自行车,高喊“电报来了”时,整条巷子所有的女人都会站在门口,忐忑的等待着结果。拿到电报的女人瘫在地上,泣不成声,而没拿到电报的女人,也没有半点高兴,因为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轮到自己。就这样,奶奶带着大姑和大伯,在煎熬中,度过了忐忑不安的三年。

1953年7月,中国同朝鲜、韩国以及联合国四方代表在朝鲜板门店签署了《朝鲜战争停战宣言》。抗美援朝胜利结束,志愿军根据工作任务的不同五年内分批次回国。前四批志愿军战士回家的时候,奶奶每次都去巷口等,可每次都失望而归,奶奶不明白,既然没有收到电报,说明爷爷还活着,为什么还不回来呢。直到同年最后一批老兵回乡,奶奶终于等到了爷爷,虽然只有25岁,但爷爷饱经风霜的脸上还是写满了沧桑。

归来后的爷爷,已是中共正式党员。街道办事处为所有老兵提供了工作岗位,当问及爷爷想去哪里工作的时候,爷爷说哪都行,哪苦去哪,我是党员,我不怕累,更不怕苦。就这样,爷爷成为了大同树脂厂的工人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。直到他的胸前带上了写有“光荣退休”四个字的大红花,他老人家才终于停下了忙碌的脚步。

退了休的爷爷,享受着膝下承欢,含饴弄孙之趣。每天带着我去登鼓楼,看九龙壁。现在还清楚的记得,爷爷喜欢坐在九龙壁前的长椅上,抽着旱烟,抄着手,目不转睛的盯着在九龙壁前嬉闹玩耍的我,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,不时的仰望天空,安享岁月静好。爷爷没事的时候就会给我讲述发生在朝鲜战场上的事,诸如汉城战役、铁原战役、大田战役和釜山战役等等,我都耳熟能详,爷爷还教我唱志愿军战歌,幼时听爷爷说的最多的一句话,就是好男儿,志在四方;去当兵,保家卫国。耳濡目染之下,我对军营也有了一种莫名的情愫和向往。

2001年12月10日,经过严格的政审和体检,我终于如愿成为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。出征的那个夜晚寒风刺骨,爷爷步履蹒跚的一路护送我到站台,激动的对我说,我的大孙子成为解放军战士了,你去了部队,一定要好好训练,听首长的话,做个保家卫国的好战士。说罢,从来都不爱照相的爷爷,还让大姑给我和他照了一张合影,一张照片,即是永恒。这是我和爷爷的第一张合影,也是最后一张。

2003年,我退伍归来,院子里没有爷爷的身影,推开家门,却看到了爷爷的遗像。原来,在我退伍前四十天,爷爷在朝鲜战场上落下的旧疾复发,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我回来。遗像里的爷爷带着军帽,穿着军装,精神焕发,神采奕奕。我将退伍证放在爷爷的遗像前,对他说,爷爷,我退伍了,我按照您说的,在军营服从指挥,刻苦训练,我没让您失望。话未说完,已是泪眼婆娑,泣不成声。

今年,是抗美援朝胜利70周年。抗美援朝是我国抗战史上里程碑式的胜利,它代表着中国人民面对美帝国主义霸权,无所畏惧,奋起反抗的光荣历史。如今的我们,沐浴在和平的阳光之下,却时刻不能忘记,珍贵的和平,是爷爷他们老一辈革命先烈用鲜血之躯换取的,如果没有他们的无私奉献和艰苦斗争,就没有新中国的今天,他们无愧“最可爱的人”的称号。

写完全文,我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爷爷的影像,他坐在院子门口,抽着旱烟,抄着手,看庭院花开花落,看天边云卷云舒,嘴里哼着熟悉的旋律: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!保和平,卫祖国,就是保家乡”也许时间可以带走一切,但却带不走我内心深处的祖孙情,也带不走爷爷浓浓的战歌情。

责任编辑:孙敏


上一篇:
下一篇: